垃圾!

前一阵终于补了群魔的剧版,溜溜看了两遍,就总体观感而言这版的改编还是挺有意思的。尽管由于篇幅过短导致剧情大量删节并以片段灭文法(?)的节奏来叙述还是有点诡异(同年的叶二也略有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路数),但仍然能看得出剧组在某些细节上处理得很有想法……比如贯穿全剧的蝴蝶符号,引入这个象征算是心目中整部剧在改编上最成功的新意。首先这个片头就很猛,全然以蝴蝶为主,没有人像,手法很美式(不自觉就要想起你法的剪辑专业课老师在分析美剧片头的时候对彻底抛弃人物的做法十分鄙夷的事……再次证明这种手段早就波及你欧了老师)。一只从阴霾中孵化的蝴蝶最终困在玻璃樽中——用一个从没在原著里出现过的意象来撑起片头挺大胆的,好在效果很惊艳,而且仔细想想其实相当点题。




其次是各种追蝴蝶做标本的桥段。老实说在这张画出现之前,还不能明白从一开始就在抢戏的蝴蝶到底在暗示什么。结果这张Vanitas一示众,意味不明的隐喻瞬间变成赤裸裸的明示啊……用虚空派来代表虚无主义真是直接了当,服。不过蝴蝶到底是不是代表完全同样的意思还是要做个保留,虽然虚空派的作品里蝴蝶算不得罕见,但毕竟也不像头骨+乐器+蜡烛这类静物组合具有显而易见的代表性……有时间要再查一下。


其实认为蝴蝶的引用很成功的原因,不单是它一方面可以代表斯塔夫罗金本人,另一方面又能象征以他为源头的虚无和毁灭,更是它起到了连接现实层面和精神层面的桥梁作用。如果从表面来看整个故事,确实就像这部改编出来的叙述模式一样,是个可以由探长来揭示的犯罪案件,但陀老的功力远在于此之上啊,个人乃至整个社会的心理活动、宗教信仰和其下掩埋的复杂性才是重点,然而人性、思想和心理变化是抽象的,要以影视的方式在现实主义故事上构架出无法言说的思想及信仰问题并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被玩成神棍剧。所以在得知这部出了影视剧的时候心里一跳,但现在看来剧里的超现实表达之所以可以接受,大概就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符号在正常和异常之间做衔接。

举个栗子,一个谵妄症患者发病全过程记录(。):





自杀前这段的衔接更明显,在复生的虚无之象的引诱下看到终结。









(ps: 这个斯塔夫罗金正装的时候感觉跟原著还差着口气,邋遢起来魅力值反倒噌噌往上冒,怎么回事(你看看眼科去吧

最后把向季洪的自白穿插在这段之中也颇妙。前一幕仍在忏悔,坦白着一个在神父眼中无比伟大的计划,下一幕立刻推翻前言奔向可以结束一切的罪恶当中去,恰巧再次证明他的矛盾性,来回反复的行为背后实际上是动弹不得的困境深渊。



另外有点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位笑容温暖如春水的“冷的”基里洛夫先生。虽然他也确实仍然保持着生活常态,仍为建桥设计画着草稿,关心着关系微妙的邻居的老婆的生产问题,还能逗弄小孩,但大概是看书的时候被启示录那段洗脑,加之陀老很少提及基里洛夫的表情,之前没有想到一个在信仰和理念上最冰冷而决绝的人还会出于真心地露出这么柔和的表情……不过看到最后觉得这样也不失为一种思路。基里洛夫的自杀纯粹出于形而上的理想,自杀行为不过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一条他所坚信的唯一的生路,并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完成了这项壮举,某种角度上来看他并不绝望,甚至像斯塔夫罗金说的,他是宽宏大量的。所以如果把他的外在形象也看作是阴沉冰冷毫无生机的,那反倒是狭隘了。

最后关于彼得的两处细节添加:一个是在猪群里跳舞,另一个是完全原创出的一个与达利亚汇合的结尾,前者还能多少意会,但是后者实在有点不明所以??且不论那个孩子是谁生的,这两个人碰面怎么看都像是斯塔夫罗金的两个最忠实的信徒于多年后顺利接洽以继续实践他的遗志。(全错

总之整部除了少了一部分情节和节奏略奇怪以外,并没有什么让我看不下去的地方。不敢说它是否在深层次也贴合原著,因为很难说我到底吃透了多少内容,对于原著的思想性和深入的解构也远轮不到我加以分析,所以只能表示其他角色至少在表面上是十分贴合我脑内形象的。或许只有瓦尔瓦拉的形象稍微有点差别,在我印象里她的气质还要更冷郁强硬一点……顺便一说,达利亚从里到外都是真.小天使,毛子的小姐姐们真是很少有让人失望的啊。

Bonus:


搜剧照结果发现了奇怪的东西……飞机头版纨绔子弟斯塔夫罗金与彼得鲁沙(不


斯塔夫罗金的演员剃了络腮胡更喜啊…………其实觉得这种兼具人魔两性(?)角色根本很难能找到绝对契合的演员,真要脑补这个角色的外形的话,之前带入的大概是本巴的类型。不过看久了之后发现,他跟本巴在气质上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都精通着若有若无又有点阴恻恻的围笑呢

评论(4)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