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Her

才思考了forever alone的问题,就看到“孤独一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有时候日本人写出来的东西就是显得有些矫情,但理还是这个理。没人会想要孤独,就算客观条件无法改变,内心也还是会有自救的想法。孤独不是表面上的只身一人——有些精神力强大的人即使仅靠自己也能内心充实地活着——而更像是一种无助的情绪,想要其他东西来填补缺失却找不到。严重地说,这甚至是丧能的体现,所以我不认为有人会在真正尝过这过感觉之后仍然像以此为荣一样炫耀。
扯远了。其实自救并不只局限于爱着一个人,爱一棵树也好,河流也好,蚂蚁也好星体也好,抽象也好具象也好,关键只在于是否存在一个可以寄托情感的载体,因为人类很容易一厢情愿,只要人愿意,即使是一粒微米不到的细菌他也能为之付出天花乱坠的夸赞和爱意。这也是为什么Theodore如此轻易地就陷进了和Samantha的感情当中,更何况这个AI智能地简直就像有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类坐在电路的另一端一样。我对这段关系会产生些许反感不是因为人伦纲常问题,更不是因为什么“作为一个人怎么能痴迷于虚幻的东西”,真是开玩笑,人为什么不能将精神寄托于虚幻呢,即使是这样也总比毫无寄托的人要轻松一点。我的反感在于Samantha的设定和人类太过相似,她既是个人又不是个人。如果说对象是不可能与之产生结果的人,或者是无生命体,我们会很清楚的记得对方不会对我们的爱意做出回馈,但由于感情驱使我们仍然奋不顾身地奉献着,即使毫无期许也能从中获取满足感以填补孤独。但Samantha是个彻底的矛盾体。她会回馈Theodore的爱并付出同等的感情,这让Theodore,甚至包括另外六百多个与之坠入情网的人,忘记了她同样是个“不可能的人”,从而像期待一段正常人之间的感情一样来期待他们和她的感情,结局毫无疑问,这份期待永远不会被满足,孤独永远不会被弥补,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选错了对象。我不质疑Samantha怀有真实的感情,但我也不质疑AI和人类始终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她的感情是由电路信号数据代码组成的,这意味感情走向的不同,而她走之前也确实说了,她会去一个更远的、超越人类可触范围的境界。想想看,电信号能到达的范围比人类遥远得多,她可以遍布全世界,甚至通过卫星游离在宇宙之中,那分明就是我们无法企及的。这段关系建立在虚假错位之上,没有实际意义,最终Samantha离开了,Theodore仍然孤独,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又好像这个漏洞更大了。这段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更像是孤独者自暴自弃的幻想,太过人性化的AI设定无意间利用了人类害怕孤独的最大弱点,骗去了他们的期待加剧了他们的幻想程度,如此充满诱惑性的存在对想要拯救自我的孤独者没有任何帮助,太过消极。人是人,AI是AI,各有自己的特点,与人类一样的AI,和与机器人一样的人类,或许实用但始终带着危险性。人工智能真正的迷人之处,就是既保有机器的精准和冰冷,又透露着人类的些许情感起伏,人机对话搞得像两个人煲电话粥一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这样一来,村上春树的那句话也许就要加个前提了。孤独一人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地爱着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哪怕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前提是,请不要期待你和他能有生活在一起任何可能性,否则只会让你更深地跌进欲望的深渊,这场救赎永远不会到来,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