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嘴上说着绝对不要成为我妈那种人,实际上由于她是唯一一个未被更换且能够依赖的亲近之人,部分行为模式已经在诚实地追随她了,甚至这几周老师从我对家庭以外的生活描述中发现我与他人的交往方式其实都是以与她的交往为模板,从没这么难堪过。上一代反复标榜绝不会再犯下上上代的错误,如今还不是眼睁睁地被一点一点同质化,所以说不直面错误的本质不加以分析的话,“不会重蹈覆辙的”这种话基本就是自我安慰而已,长在一个根茎糜烂的家里,小时候环境单一封闭又没有自我意识,各方面行为模式注定会受影响,日后没有足够的清醒和强硬是拔不掉坏根的。说到底,人际关系无非是感情难题的堆叠,对爱的认知无非又是以原生家庭为模板。回避人格的形成也是因为最初的模板关系就从没让人好受过,亲密关系之中只有无尽的迁就、讨好、牺牲、掩饰、压迫,各自以互相折磨为乐,爱即是痛苦的根源。过去一直没意识到他们之间需要的从来不是电视广告里那种和睦温柔的关系,反而唯独是彼此撕扯到血肉模糊才符合他们的需求。关系网中的所有人都活得心惊胆战,但在他们的感知里这种难堪背后的真相其实是握着刀子划过彼此表皮而过留下的自虐式快感,最后被他们随手甩出的刀结结实实地捅个对穿的只有旁观者,可旁观者哪能体会得到他们隐秘的快意。这就是整件事最可笑的部分,耗尽精力去寻找这个让人痛不欲生的问题根源,却发现所有问题都是自己的假设,所谓的根源在我以为本该对此负责的人眼里就是场笑话。但事到如今爱即苦难已经扎根成了一条信念,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不信的理由。我可以坦白承认对爱的需求和渴望,但我不想再受苦,更不想看着欣赏和在意的人因为爱我而承受苦难,不愿意看到我所递出的爱同样会折磨他人,随之又会重蹈覆辙成为他人痛苦的根源,哪怕这个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都会让我对爱敬而远之。与其冒风险,不如就维持着这片矛盾但安全的荒芜之境。只是一旦意识到本应提供能量的位置实际上空无一物,任何被供上宝座的对象不过是欺骗自我的幻象,而我本人又无法坐上那个位置成为主人,就很难再维持我与外界的统一性。现在能成为替代品的不过是相信世界的荒谬性和荒谬之人的反抗。但目前无法解决的问题是,荒谬之人在消耗自身的同时从哪里获取足够的激情和能量来维持这种矛盾状态并进行永恒的反抗?还是说矛盾并非结果而是源头?三个月来尝试抛开一切假想任由外界推着走,看似一切顺利,但状态并没有任何改变,白天不过是走进了一个上升中的肥皂泡,饱满轻盈可也脆弱虚假,摔回那盆真实的死灰里也就是一秒钟的事。还是不该奢求来自他人的肯定和理解,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这话好像半年前就说过了,到现在我还在这挣扎?)只不过偶尔也会羡慕那些坚定地相信并肆意去热爱生活的人,柴米油盐袅袅炊烟就为合理统一提供了最充分的理由。

好像兜兜转转又走回了死胡同。或许当务之急是把“去你妈的老子爱干嘛就干嘛”打印五百张贴满墙壁。也很想再多刷一遍敦刻尔克,或者星穿,或者硬塞,甚至TDKR,但目前又不敢过多面对脑乱那种简单到疯狂的情绪轰炸和无我之境……海边曼彻斯特同理。作为一个周末要加班的社畜根本承担不起情绪崩溃的代价啊。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