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

昨天去看了GOD,比想象中的还有趣!感觉哥德堡这个团比较注重舞台效果,妆扮和打光都很费心思,形式变化层次也挺复杂的。Noetic和UB走的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子,都很喜,不过个人更难以招架后者的冲击力,果然还是对风格上偏向原始和巫气的编舞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服装化妆和舞美也给这种鬼魅加分不少,全程不舍得眨眼,磕了药一样嗨,我吹爆。尤其跟Noetic更带理性思辨的学术创作对比一下,UB简直就是现代版酒神祭祀现场(不 眼神儿不好选了第二排中间位,所以很清楚地看到白色美瞳在低照明环境里的反光,最后地平强光从深景里打出来留下各位背光的人影也酷到窒息,这种异类感的穿透力强得可怕,Sharon Eyal...

Maniac的故事还是太温柔,对角色来说是好事,但对观众而言怕只是以毒攻毒,是虚构与幻觉的对抗。往往Option b才是唯一可能发生的现实结果,并且没有一个安妮做出i'll never do that to you的保证。恶劣的恐惧不会因阿波罗式的美梦而消解。


期待已久了,尤里老爷子状态还不错,虽然有点显老一度担心老人家会不会体力不支,但最终也都完美收场。拉三没有期待中的靠谱,不知道是什么问题钢琴和乐队都糊到一块,配合也有点杂乱,3章才进入状态然后一路上升狂飙到结尾高潮,服......对拉二交自带50m厚滤镜所以只要是你毛的演绎无论如何都能死死戳穿我命门,不过这次莫名有点摧枯拉朽的势头……感觉像是从深冬雪原上徐缓的日出变成乌云背后挣扎迸裂的烈阳……这次没赶上老肖是真的可惜。




小提和中提各有一位气质很喜欢的选手,想画了(

十年前只觉得洛地亚的处境遥不可及,与过去诀别如何能像抛一枚硬币一样轻而易举。如今跟着跨过那条河,才看到对岸的一切无非也就是一枚硬币的重量。

手里握着那二十戈比,他向前走了十几步,转身面对涅瓦河,望着皇宫。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河水几乎是碧蓝的,这在涅瓦河是很少见的。离教堂大约二十多步远的桥上,是观看大教堂最好的地点,他的圆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纯净的空气中可以看清楚圆顶上的每种装饰。鞭打的疼痛消失了,拉斯科尔尼科夫已忘了那件事。现在,一个不安但不确定的想法又把他完全占领了。他呆呆地站立着,良久注视着远处。那个地方对他来说特别熟。当他在大学里读书的时候,他有上百次——常常是在回家的路上——在这里伫立着,凝视着那真正绮丽的景色,这景色总是在他心里产生一种模糊、神秘的感觉,使他惊讶不已。给他留下了一种奇怪的冷感,这幅华丽的图画对于他来说...

用虚构玩弄现实,特别好,带着邪恶的幽默感不好好说人话,特别可爱,姜大爷还是你姜大爷。虽说苦泪只能在荒唐的喜剧里当玩笑流出来算不上是可喜可贺的事,但流了好过咽回去?俩爸爸大有搞头,俩姐姐都酷得没朋友,捧到天边1s

Your foreverness will be definitely short.

尽管小乔说这是一个重点刻画host的故事,但人逃不过被比较的命运啊。现实的规则是弱肉强食没错,人这种脆弱的物种能存活下来靠的是恐惧而不是力量。大部分人类看不到自己的corestone是什么,小部分看到的人无法改变这个初始值,我们所谓的自由是意识对无意识服从本能的行为的合理化,目的和意义又美化了这层逻辑。人会分不清内在自我和外在真实,就像host分不清记忆和现实,恐惧甚至让人无视真相,只相信被自己合理化的念头,因而某些被声明的真谛实际上不过是无数个自我的映照拼凑出的假象,但由于这个内在世界的逻辑是自洽的,它完全可以代替真实世界为人提供安全的实验场。人和host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永远跨不过死亡,对岸

一个人甚至都敢在自己受屈辱的感情中寻找乐趣,难道这人能够哪怕或多或少地尊重他自己吗?现在我说这话并不是出于一种令人作呕的忏悔。再说,一般说,我也最讨嫌说什么:“饶恕我,神父,我以后再不了”——倒不是我不会说,而是相反,也许正因为我太擅长这样说和这样做了,而且还是此种高手!常常,我甚至毫无过错,却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落进这一怪圈。这就让人太恶心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而且会深受感动,追悔莫及,痛哭流涕,当然,我这是在欺骗自己,虽然我根本不是装假。这时不由得让人恶心……这时甚至都不能怪罪自然规律,虽然这自然规律经常欺负我,欺负了我一辈子,更甚于其他事物。想到这一切都让人恶心,再说回想这事本身...

IOD仍然留给我很强的挫败感。其实万一其对“内心的安定将以归属和妥协为结局”是持肯定态度而非讽刺的话,也无可指摘,归属和妥协或许可以等价于动力和平衡,至少保证了生存意愿的可持续。但为什么呢?被虚伪的演说/起义/眼泪/雕像/和平填充,难道会比荒漠更好吗?虽然最后Chief和Nutmeg看起来从各种关系中找到了平衡,一下子又拆掉了指责的立场。说到底我想指责什么呢,是偃旗息鼓不做抵抗,是丢掉自尊俯首称臣?爱和尊严是对立的吗?为爱低头是为什么,死守尊严又是为什么?或者这些行为其实无关目的和意义,只是一瞬间的偏差?

Cheers.

©  | Powered by LOFTER